VEXOBEN
Vexoben
Nov 17, 2018
It takes 5 minutes to read this article.

noip2018终于尘埃落定,同学们迎来的紧(sheng)张(bu)充(ru)实(si)的文化课生活,徘徊在退役边缘的我觉得有必要写篇游记纪念一下。

Day-1

今年xj是主办方,所以听说要提前两天去适应场地?

同是xj怎么差别就那么大啊。

紫金港小卖部怎么那么便宜。

比心奶茶好评。

mangoyang好像和奶茶店小姐姐商量了一点奇妙的事情。

到了场地发现linux一堆锅。我一开始roll的位置发现连不上网就换了一台,同学们开心地利用局域网篡改彼此电脑,还有远程改root密码去写检讨的奇妙操作

总之到了下午一点还是不能开始做题。但是xy坚持一定要在比赛场地完成一场训练,说不然的话来这就没有意义了,难道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造锅的吗

一点半左右终于可以开始做题了。冷静打完emacs的配置文件,发现因为是在体育馆里而且开着窗,手脚冰冰凉。

题目挺水的。不过好像T2糊了假算法T3多了个log,毕竟最后一场模拟赛了欢乐赛打打就好了。

最后收卷的时候还有人造了1T的数据文件把收数据的程序hack了。

Day0

前一天晚上发现我爸也来杭州了。之前因为觉得寝室太吵就和我妈一起在外面住宾馆。

结果父亲大人鼾声如雷,大概两点半还没睡着。

感觉考试要凉就让我妈说我身体不舒服睡到了十一点半。

到机房感觉没心情打板子只好去看妹子打游戏了

下午xy把准考证和小袋子发给我们,心里有点小激动。

Day1

父亲大人被老妈赶回去了,前一天睡得很好,感觉状态应该不错。

多带了件衣服,想题的时候可以暖下手。对自己的手速还是有一定自信的。

到奶茶店发现mangoyang和奶茶店小姐姐商量的事情果然办妥了。奶茶店前面的牌子写着:祝各位参赛选手贺题破万道,AK如有神。

开场之后发现T1和前天的T1有一点像?那题好像是可以O(n)的。但是不想管那么多了直接无脑线段树,打完配置文件加过大样例大概15分钟。

然后看T2。第一反应woc去年T1又复活了?看了一下好像不会做感觉很慌。

然后把它转化为模a1意义下的最短路模型。相当于是构造另一个模意义下的最短路模型使得最短路相同。

冷静分析发现b是a的子集且小的数不会被大的数更新。那就是裸的完全背包打完大概1h。

自己造了个极限数据发现跑了0.2s,顿时感觉奇虚无比。听说去年有人Day2T3本地0.2s提交TLE,前年有人400w线性被卡常卡上天。

于是花了半个小时大力卡常到0.16s。感觉大概可以卡过去就开始看T3。

T3有什么部分分啊……冷静一下好像只要二分+贪心就没了?这是联赛T3?

感觉自己可能糊假了上个厕所冷静一下。感觉没有任何问题。

不过要用set感觉会被卡常。但是不管了先打掉再说。

打完发现还有2h……但是极限数据要0.5s。于是改成用线段树支持插入删除求后继,就只要0.1s了。

然后再T2想出办法卡到了0.05s。

然后多出来的40min无所事事检查文件和编译。

出考场听说今年是i7?所以那些用set的可能都能过?

全场300感觉跟没打一样。

Day2

可能这几天睡眠有点少,Day2有点犯困。

开场发现T1是基环树。今天岂不是要难上天?

先把树的打掉然后发现被题意杀了。改完大概也就会做基环了。但是有个细节没考虑清楚,过大样例就40min了。因为知道是i7就大胆用了vector。意识到Day2可能和Day1不是一个难度。

T2看了一下觉得是每个斜列的个数加一乘起来。但是被样例2叉掉了。想了半天不知道什么原因。

时间过去两个小时还是只有100分和一个不知道为什么错的算法。心里有点发慌感觉要退役了。

感觉这时候已经不是很容易冷静思考了。放弃T2。

把T2的阶乘级暴力打掉,找找规律发现就有65分。开始看T3。

打完44分暴力还有1h20min。回去想了一下T2。还是没思路开始打性质B的暴力。

打完之后拍了一下发现拍挂了,调了半天发现dmkGG了。

性质A是个倍增维护dp的矩阵型转移。还剩半个小时的时候开始码但是没调出来。

后记

xjoi评测出来是 100 + 100 + 95 + 88 + 65 + 44 = 492,其中95和88是被xjoi卡常了。希望ccf那里能过。Day2T3不知道为什么fst了性质B的8分。

Day2考得相当惊险。虽然时间把控没有特别精准,但是作出几个关键决策还是相当及时。如果在T2里面续掉更多时间的话,结果不堪设想。

最后半分钟最为惊险。如果不是最后突然的第六感和大量训练带来的冷静,Day2T3很可能就爆零了。

再就是大赛经验不足,考场debuff太严重,思维完全没有平常训练的时候活跃。

这个分数应该能去冬令营?真正OI生涯的大门开始为我敞开,心里还是有几分向往的。